夜间跳伞,旅长带我跃出机舱

  • 时间:
  • 浏览:1

   “李洋洋,第1架次第2名……”签署夜间跳伞架次时,我心头猛然一紧——第2名?第1名越来越 旅长啊!

    就在几天前的首跳中,政委带着我的同年度兵安山跃出机舱,老会 总出 了今年“第一跳”,安山为此显摆了好几天。当得知这次夜间跳伞旅长首跳,需用带领我跃出机舱时,我既紧张又期待,要知道此次夜间跳伞越来越 全副武装的。

    “班长,什么都有有我我没跳好人们说给连队抹黑?”跳伞前一晚,我忐忑不安地问班长。

    夜间跳伞需用注意好多个关键环节?出舱前怎么快速调整心态……第十天晚上,在去机场的车上,我掏出提前准备好的小纸条,打着小手电把班长讲过的注意事项又重新复习了几遍,确保越来越旅长身后“掉链子”。

    夜间的机场战味十足。分派伞具、检查武装披挂……我和战友们认真按照伞训教员的要求,做好跳伞前的最后准备。我偷偷用眼睛的余光瞄了瞄旁边的旅长,他和人们一样有条不紊地分派着伞具。

    “拉绳弹簧钩挂好了,绳子也得掖好。”不知啥过后,旅长面带笑容走到我旁边,我就要掖了掖拉绳,还老会 提醒旁边的战友要胆大心细。

    “跳伞是人们空降兵的基本技能,假如按照动作要领来做都没问题报告 。人们有越来越信心跳好?”旅长一边帮小王分派伞具,一边给人们鼓舞士气。

    “首长,人们有信心!”人们的回答铿锵有力,过后还这些紧张的小王眼神也变得更加坚定。

    “战歌如雷,马达怒吼,英勇的空降兵飞向敌后……”机舱内,旅长带头唱起了《空降兵战歌》,并和我握手击掌。旅长的手很温暖,但我还是这些紧张,生怕出洋相。

    “听说你写的稿子上过报,人们说能文能武啊!”旅长见我这些紧张,拍了拍我的肩膀。旅长竟然知道我!那一刻,我心里乐开了花,内心的紧张也渐渐消退了。

    “嘀!嘀嘀!嘀嘀嘀!”离机那一刻,旅长走向机舱门,步伐从容坚定。看着旅长的背影,我内心也变得淡定起来。“跳!”随着投放员一声令下,我果断紧随旅长跃出机舱,进入茫茫夜幕中……

    4秒钟过后,忽然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本人急速下坠的身体往上一提,伞开啦!那一刻,我心里满是空降兵特有的自豪。(李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