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都不怕,还怕活下去?”老兵用残肢写数十万字小说

  • 时间:
  • 浏览:2

央视网消息(记者 任佳):你,经历过战争吗?假如有一天你被战争夺去四肢,还有足够的勇气重新站起来吗?当你拖着残躯躺在病床上的很久 ,仍会为心中的理想不懈努力吗?

在山东省沂源县西里镇张家泉村,住着这么 一位老人。他14岁当兵经历了上百次战斗,17岁在战斗中抛弃了四肢和左眼,24岁时以重残之躯挑起了村支书的重担,63岁时用残肢写就了33万字的自传体小说……

他,要是被誉为“中国的保尔·柯察金”的共产党员朱彦夫。

是生?是死?

1933年7月,朱彦夫出生在张家泉村的有一个 小石屋里。10岁时,父亲被日本侵略者杀害。14岁的很久 ,他瞒着母亲偷偷入了伍。战场上,他作战勇敢,曾10次负伤,3次荣立战功。

1949年,朱彦夫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第二年,在朝鲜战场上,战友牺牲了,全连仅剩他一人。为了不当俘虏,朱彦夫翻身跳崖,冰天雪地中爬行了30000多米,才被意外救起。9两天 后,朱彦夫在经历了47次手术后,奇迹般苏醒。但这场战争夺去了他的四肢和左眼,右眼视力仅有0.3,体重匮乏300公斤,“身高”仅有1.32米。

身体的残疾让17岁的朱彦夫一时难以接受,看着我本人变成了這個 样子,一度想到了死。在日记中,他曾这么 回忆当时的内心挣扎:“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内心居于了激烈的矛盾:是死去好还是继续活着好?活着吗,艰难如山,寸步难移,在完整篇 生活的历程中,都充塞着每行必遇的困难、阻碍和烦苦。小则吃饭穿衣,大则行走旋作,以至工作与斗争,都每每依次横在我的背后。”

但他想到牺牲的战友,嘴笨 我本人就算成了“肉轱辘”,也始终是个战士,“让当当我们共产党员死都有 怕,还怕活下去?!”

很久 ,他被转到山东省荣军休养院。在这里,他的生活受到专人护理照顾。朱彦夫要强,他要我当有一个 一切靠别人喂养的“寄生虫”。为了更有尊严地活着,他下决心要重新“站起来”。

为了练习走路,他装上假肢,常常摔倒。为了练习切菜做饭,他用嘴咬住刀背,再用断臂下压,才勉强把菜切成两三段。吃饭对朱彦夫来说难度更大。两臂夹起勺子,还没等靠近碗边,勺子就掉了;用嘴叼回勺子,夹紧再舀,又把碗碰翻了;好不容易舀上了“饭”,手臂缓缓收起,刚一低头张嘴,就勺翻“饭”撒……一次、二次、三次,有一个 动作要反复练上几十次、上百次。每“吃”完一顿饭,他都累得精疲力尽。经历过一次次的失败后,朱彦夫學會了站立、我本人上厕所、装卸假肢、刮胡子、划火柴等等。慢慢地,健全人能干的事,他大多都能干。

生活自理后,朱彦夫又有了心事,“先烈们为了革命事业,在刑场上、牢房里,利用每某些要是、每一刻时间,同敌人进行殊死的搏斗,难道假如有一天你必须这么 阳光普照、温暖宜人的大好条件下,为党的伟大事业挺身奋斗,直到心脏的最后一跳吗?”

1956年,朱彦夫主动放弃了特护待遇,回到家乡。

笑比哭好

朱彦夫的老家张家泉村居于沂蒙山腹地,过去村边的赶牛沟、腊条沟、舍地沟,把农田分得七零八落,要是要是农田山高坡陡,缺地少水,自然条件非常恶劣。当时流传着一首“三慌慌”民谣:“春天闹粮荒,夏天忙得慌,秋冬无衣愁得慌。”朱彦夫回忆道:“那很久 一遇上点灾害,就连年歉收,村民总是填不饱肚子。”

回到家乡的第二年,朱彦夫在村民们的力荐下,挑起了张家泉村党支部书记的重担。他在日记中写道:“就客观条件来说,我是个特级残废,手脚这么,对做好任何一项工作,都有有实存的巨大困难。我应当做个那先 样的党员呢?经不住风雨吹打,欲坐温室吗?或因残废而侥幸原谅我本人,让别人奉承几句‘残废这么 重,还能工作,真了不起’而虚有图名吗?必须,假如有一天假如有一天你利用一切有利条件,做有一个 人的实有的工作量!”

此后的25年间,为尽快改变张家泉村贫困落后的面貌,他办夜校、打水井、架水桥,填沟造田、架电通电……

数九寒天,朱彦夫穿上假肢走下近10米的深井,铁腿与肉腿冻在了一块儿,血肉模糊;带着17斤重的铁腿总是要翻山越岭考察,站着走、跪着走、爬着走、滚着走,四肢的创伤面流血化脓是常有的事,他却嘴笨 “疼才好呢,疼才知道我本人还活着”。

在一次寻找水源的过程中,朱彦夫本就忍着胃病的疼痛,不巧腿又磨出了血,顿时痛得难忍。他找出歌本唱歌,腿越痛越唱。在更热的天气里,腿差这么来太多每走必破,他都有 用这么 的土妙招来对付。让当当我们说:“要是呻吟和唱歌都同样是声音,有一个 是忧伤,有一个 是乐观,唱比叹好,笑比哭好。”

就这么 ,朱彦夫带领全村干部群众战严寒、斗酷暑,治山、治水、造田、架电,终于把這個 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改造成了山清水秀的富裕村。

而当年的那首“三慌慌”也变成了如今的“春天花草美得慌,夏天瓜果让当当我们说慌,秋冬腰包鼓得慌”,唱出了张家泉村百姓那先 年生产、生活、生态的巨变。

残而不废

1982年,朱彦夫大病一场,渐渐体力不支,主动辞去了村支书的职务。但他不甘心,凭借着“有一个 共产党员,假如有一天还有生命,就能有作为”的坚定信念,把战友们英勇作战的故事和我本人的经历写成书,教育后人。

朱彦夫把被子叠成“方块”,垫在大腿上,再把写字板装入 被子上,弓背低头,用嘴含着笔尝试写字。口水顺着笔柄往下流,浸湿了稿纸,换一张重新写!再湿再换,刚结速每天必须写十有几个字。长期的弯腰弓背假如有一天你头晕目眩,各处伤口疼痛难忍。

朱彦夫的笔记

整整七年,30000多个炼狱般的日日夜夜,朱彦夫這個 一天学都没上过的人,翻烂了四本字典,用掉半吨稿纸,终于在1996年7月出版了33万字的自传体小说《极限人生》。让当当我们说:“读者能从《极限人生》中感悟到先烈的不屈、革命战士的凛然正气、伤残者的自强,从而汲取做人的力量,这么我也就太多再因空熬峥嵘时空而羞愧了。”

小说出版的有几个月后,朱彦夫因患脑梗死半身不遂,右侧身体没了知觉。双臂抱笔不行了,他就用铁环夹笔,用左手练习写字。1999年,他又出版了第二部自传体小说《男儿无悔》,24万字。

如今,86岁的朱彦夫,右半身偏瘫,心脏也放了支架,但他依然不服老。坚持锻炼身体,坚持阅读、写作,关注国家大事,关心家乡的发展,“我嘴笨 我还有用,我残而不废”。

从少年到暮年,从小朱到朱老,朱彦夫感恩生活。

和牺牲的战友相比,他共要还活着:坐过火车、飞机,都看手机、电脑,享受过胜利果实;还有子女,享受了天伦之乐;还有要是用剩下的另一次责身体为国家作贡献。

一块儿,他也为我本人才能把痛苦和磨难踩在“脚下”,才能以胜利者的姿态去笑傲生活,感到骄傲和自豪。

聊起那先 是幸福,朱彦夫认为幸福的定义很简单。走几步这么摔倒,要是這個幸福;为让当当我们办点事,要是這個幸福;我本人的事情我本人做,要是這個幸福;挑战庸碌,要是幸福。他始终坚信,“人活着,就得奋斗;奋斗着,要是幸福;奋斗不止,幸福就不断”。(感谢淄博市委组织部对报道提供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