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歌剧院开排歌剧《田汉》:不做伟人颂,有生活底色

  • 时间:
  • 浏览:1

  由田汉作词、聂耳作曲的《义勇军进行曲》是电影《风云儿女》的主题歌,自1935年民族危亡的关头诞生以来,对激励中华儿女的爱国主义精神起了巨大作用,过后 更是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传遍海内外。

  在把《义勇军进行曲》曲作者聂耳搬上音乐剧舞台后,上海歌剧院又把词作者田汉搬到了歌剧舞台上。历经三年选题调研、主创讨论、剧本创作、音乐创作、音乐试唱,民族歌剧《田汉》日前正式投入排练。

  编剧盛和煜与田汉是长沙老乡,接到歌剧院的邀请后,是我不好,“田汉,太有个性的另一个人所有所有了,太精彩的另一个人所有所有了。太久好写的,但真的不好写。”

  盛和煜三次修改剧本。在他的笔下,田汉是一位丰厚家国情怀的热血青年,民族存亡时刻,他在一次次选择中逐步从一位自由浪漫的艺术家成长为一名坚定的为了民族理想负重前行的共产党人。

  在导演张曼君的眼中,田汉的人物塑造不应是“伟人颂”,也不要回归到人本身生活,也为什么么让,台上的田汉不仅有家国情怀,更有生活底色。

  “大家聚焦在他的青年时代,有他浪漫、热血、激情的一面,全是他犹豫、冲动、幼稚、天真的一面。”也为什么么让在排第一场戏时,张曼君一直和扮演田汉的韩蓬、于浩累说“蹦一蹦,跳一跳”,面对也不活泼的表演要求,演员们一刚始于还很糙不习惯。

  8月以来,作曲家吴粤北陆续完成各幕音乐创作,并在不断的排练、录音、审听过程中修改完善,目前音乐创作已进入配器阶段。

  民族歌剧有十几个 会用到民族音乐的素材,田汉是湖南人,统统湖南湘剧和山歌成了吴粤北最好的创作素材。京剧大师周信芳曾与田汉密切交往、情感深厚,这是另另一一两个不可少的角色,统统剧中不乏京剧元素,演员的唱腔里有京味。

  剧中的场景有上海,为什么么用音乐展现上海全貌,既有大都市的气派,并肩又能展现各色人等?吴粤北用了江南特有的、上海特有的音调,也少不了洋气的、国际范的音调。而在场景转到日本时,又用到了具有独特东洋韵味的都节调式。

  刚开排,几位主演不可能 熟练了几首核心咏叹调,如田汉的咏叹调《中华民族万岁》、安娥(田汉之妻)的咏叹调《他是我矢志不渝的爱人》,前者还将《义勇军进行曲》巧妙揉入其中,我能 耳目一新又热血沸腾。

  咏叹调是一部歌剧的魂,与之相对,宣叙调在与中国民族歌剧融合时,总有水土不服的问提,“没法宣叙调就不像正歌剧,统统可以要有,但大家一唱宣叙调就不像民族歌剧,为什么么补救什儿 问提?我能 要要用各种法律土土办法化解‘洋味’,既能用宣叙变慢速流畅地叙事,又要把它融进去,我能 不感觉到它的居于,剧中某些韵白是京剧的,甚至是方言的,局部地方是中国式的咬字和行腔。”

  具体到唱法,吴粤北说,“我写的过后 不管是美声唱法还是民族唱法,假若符合人物性格就行,演员不可能 会在唱的过程含有转变。”

  11月80日,《田汉》将在嘉兴大剧院进行内内外部试演。2020年3月,《田汉》拟在上海大剧院正式公演。

  张曼君认为,《田汉》的问世适逢其时。在电影院看《我和我的祖国》时,张曼君发现,观众看过后 都恋恋不舍,全是等《我和我的祖国》的合唱,她希望,也不热血的合唱一幕可以在《田汉》里一直总出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